2018所剩無幾,今年你過得好嗎?

如果累了,就回靖安吧!

咱生活的靖安,越來越美麗繁華

靖安的變化太快,但有些東西

是你永遠無法忘懷的~

現在已經入冬了,一到這個季節,就有一種無法掙脫被子的感覺。也不由得想起兒時靖安冬天的樣子~

小時候,為了抵御刺骨的嚴寒,

穿上臃腫的棉衣,戴上寬大的棉帽;

圍上長長的圍脖,穿上厚厚的棉鞋;

活脫脫像是裝在套子里的人,

在你記憶中,靖安是個什么樣呢?

打開時光的大門

看看記憶中的老靖安吧~

那時候,靖安的冬天還生爐子,煙囪下方也總有一坨凍得黃黃的冰。

每到冬天來臨了。家家戶戶就會開始組裝爐灶,為的是冬天的取暖。還要到附近的煤場子里買煤。但隨著城市的發展,家家戶戶生爐子已經慢慢的被暖氣和電烤火爐取代了。

打雪仗、堆雪人

打雪仗、堆雪人是冬天的娛樂活動之一。

近年來雖然靖安不怎么下雪,但是靖安下雪的時候,小孩子就幸福了。雪一停,家長基本上就攔不住了,約上三五好友到雪地亂打一通,冷不丁自己的脖領還會被小伙伴塞進一個雪團,弄得濕漉漉的,打累了就開始堆雪人。

還記得冬天的被窩里塞進一個熱水袋的幸福感嗎?

熱水袋,這是許多靖安人的記憶了,灌滿熱水,蓋子擰緊,然后扔到被子里,等睡覺的時候就會覺得被窩里暖暖的好舒服。雖然現在有了電熱毯等用電的取暖設備了,熱水袋也還是有人用,小編不會說俺的被窩里都天天有個熱水袋......

這是名媛淑女的最愛,一股香氣彌漫了整個童年記憶。

現在喊得出名字的有“蛇油膏”、“百雀羚”、“馬牌潤面油"等等,那股濃到刺鼻的熟悉香味,然而你卻不得不佩服這些品牌強大的生命力。

“郁美凈”可以算是個家喻戶曉的品牌了。

現在還能回想到它濃濃的香味,“每次看到白白的牛奶就覺得特別安心,一看她快用完了,我就趕緊再備一瓶,”媽媽說著,眼底盡是關愛和寵溺。

媽媽牌毛衣

冬天穿著媽媽親手織的毛衣心里倍兒美!感覺是世界上最暖的衣服了。

以前媽媽都很心靈手巧,她們總是會積攢很多毛線,一到冬天就會給孩子織毛衣,那些媽媽親手織的毛衣又厚又暖和,上面還有很多花紋。

沒有暖氣的時代,就只能靠多穿點了嘍。當年軍大衣,那也是標配啊。

冬天穿軍大衣既保暖,又令人陡生一種英武之氣,時過境遷,這些幾乎所有家庭必備的行頭,已成為農民工的工作服,偶爾會有前衛者,冬天穿著軍大衣出場,讓人驚嘆時光的變幻。

媽媽或奶奶做的大棉襖陪我們度過了最冷的冬天。

小時候的冬天,都是穿著媽媽或者奶奶親手做的大棉襖過冬,甭提有多暖了,每到冬天都裹成一個大熊一般,試新棉襖的時候也是我們最開心的時候。

老軍用棉帽

戴上它,就再也不怕凍耳朵啦~

這又叫雷鋒帽,是部隊55式冬常服中的棉帽,把帽幫子向下一拉,就把耳朵、脖子都護住了,外面的冷風吹不進,里面的熱量散掉,渾身都感到熱烘烘的。

大棉手套

一雙棉手套 ,卻能遮擋住咬手的風 !

這種大棉手套不戴的時候繩子跨在脖子上,超方便攜帶。每逢嚴冬來臨,不由得讓我想起那雙用粗布做成的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棉手套 。

條絨棉鞋

那時候,擁有一雙帶氣眼的條絨棉鞋簡直是潮人的標志。

記得小時候,冬天下雪,很多人都穿著一雙暗黑色條絨棉鞋,底子和面兒都很厚,里面融呼呼的,又舒服又實在。給人們留下了溫暖而又苦澀的記憶。

每次聞到烤紅薯的味道都讓人欲罷不能。

小時候在靖安,這種甜香和熱氣能溫暖整個寒冬。

蹦爆米花

“嘭”一聲巨響”一聲,香噴噴的爆米花就出爐啦!

這是寒冷的冬天很受歡迎的零食,看著師傅把白花花的米倒進罐子,然后捂著耳朵,一聲巨響后一股熱浪從鍋里沖出,胖乎乎香噴噴的爆米花就直沖進那個長長的布袋里。

糖炒栗子

冬天的糖炒栗子是絕對不能錯過的。

靖安舊時的糖炒栗子沒有機器烘炒,一只煤爐、一口鐵鍋、一個大鍋鏟,半鍋鐵砂。販賣板栗的師傅即炒即賣,熱騰騰的香甜味兒撲鼻而來。

那一幕幕模糊的畫面

很簡單,卻也充滿樂趣

那一年的冬天

很冷,卻也很暖

還有哪些呢?

你還記得,那年的冬天嗎?

你有哪些獨特的取暖方式嗎?

來源:玉山大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