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囪上的幼稚

一首歌如果在某個年紀被聽過一遍又一遍,當再次響起時,思緒會不由自主地回到從前。

今天在本部等車回昌平,又聽到了那首歌。一瞬間,仿佛有一種力量推著身體,走出了校園,走到了她工作的地方。

鬼使神差地發了短信,“我在你們下邊的星巴克,過來喝一杯嗎?”,發完之后手心全都是汗。

“一會兒下去”

一個六年沒有見過的身影,一個斷斷續續喜歡了十三年的人。就這樣,一個小時之后再次出現在我的面前,等待的一個小時里,杯子在我手里被玩成了一團紙。

成年以后,單純靠荷爾蒙分泌帶來的喜歡已經很少有過,對待女性也遠比懵懂時理性。最多只是看哪個姑娘順眼,多看兩次。評價一個人也不僅僅因為她的面容和學習,知道世界上并不存在完美的女性。有時候甚至會自以為是地覺得已經看破紅塵。有段時間會反思所謂的直男人格,覺得直男和舔狗不得兩立,時時告誡自己,要做一個成熟的直男,不當舔狗。時間久了,看待漂亮的姑娘,總會帶著半幽默半嘲諷的心態,插科打諢也得心應手。不會像小時候,說一句開玩笑的話都會緊張好久。

咖啡廳里有很多創業的年輕人,看著大家忙忙碌碌,會覺得人生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在青春里追求一些偉大的事業。談戀愛也好,結婚也罷,都只能占生活中的一小部分。這次見面,喝杯咖啡,隨便聊一聊近況,開幾個玩笑,也許過幾天就會成為記憶里一個小小的插曲。

正想著,突然看到左手邊一個背影,紅色的連帽衫,恍惚間以為她過來了。心中突然緊了一下,就是那種青春期才很常見的心悸,那么一下。并不是……一個剛下班的人怎么會穿著連帽衫呢?嘲笑自己之余,發現從成熟到幼稚果真就是一瞬間的事情,這種感覺早就已經不屬于這個年紀。爾后更是有點局促不安,放下被玩壞的紙杯,雙手都不知道該放在哪里,活像一個被老師提問的吊車尾。有點可笑不是嗎,更可笑的是當她出現以后,之前的幼稚則變成了孩童般的不知所措。

我準備了很多話題,聊生活,聊工作,聊未來,聊最近大盤波動的像被電擊的毒蛇。她過來打了一聲招呼,我的腦袋中就只剩下了空白。六年未見,裝扮多了點成熟,說話卻還是那么溫柔,輕聲的像一只小貓。茫然無措的聊了幾句,她開玩笑“為了見我專門穿了身西裝啊”。倘若是旁人,我或許會接著話茬,半開玩笑的告訴她這次見面對我的重要性。但我只能支支吾吾的吐出幾個“去……面試來著?!弊詈筮€很局促的解釋,并不是來專門見她,只是等校車,沒事兒干,本部也沒有個落腳地。

還是以前一般,無論喜歡一個人多么不管不顧,都要滿足自己可憐的自尊,裝作滿不在乎。草草結束了對話,說是要去趕校車。盡管校車已經出發了半個小時,卻一定要裝出自己有事想離開的樣子??勺詈笏退x開,出了大門,又呆望著她的背影,直到看不清楚。

可能所謂的直男與舔狗并不是對立的,真要喜歡一個人,或許這些看似低情商的直男有時候會做出一些令人錯愕甚至目瞪口呆的舉動。但他們的愛會比任何“舔狗”都更加熾烈,甚至會人為營造出一種悲壯的英雄主義,無論看起來是多么幼稚。只有他們會欣賞這種粗獷直率后的自我犧牲,并深深地感動自己,也會理所當然的認為,能感動那個姑娘??墒桥匀藭f,你看,那個大傻子。

我想起了《陽光燦爛的日子》里的馬小軍,站在高高的煙囪上,覺得在米蘭眼中,自己仿佛是一個蓋世英雄,出盡了風頭。而這種危險的表演只有米蘭配得上欣賞,犧牲所致,精石當開。但是天不遂人愿,偏要給了他一個悲劇式的結局。在此之后多年,他也只會感慨自己的勇氣。目送她離開的時候,心里揪了很久。我以為自己能站在山巔之上,其實腳下的,只有高高的煙囪。

歲月難得沉默秋風厭倦漂泊

夕陽賴著不走掛在墻頭舍不得我

昔日伊人耳邊話已和潮聲向東流

再回首往事也隨楓葉一片片落

愛已走到盡頭恨也放棄承諾

命運自認幽默想法太多由不得我

壯志凌云幾分愁知己難逢幾人留

再回首卻聞笑傳醉夢中

笑談詞窮古癡今狂終成空

刀鈍刃乏恩斷義絕夢方破

路荒遺灘飽覽足跡沒人懂

多年望眼欲穿過紅塵滾滾我沒看透

詞嘲墨盡千情萬怨英杰愁

曲終人散發花鬢白紅顏歿

燭殘未覺與日爭輝徒消瘦

當淚干血隱狂涌白雪紛飛都成空

甘味肆行

往期精選 Editors' Choice

關注甘味肆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