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yoyo坐在一個巨大的煙囪上方,風的呼嘯聲大得像要把我們推入背后的深淵。

“這云好近,我能摘來吃嗎?希望是甜的?!?/p>

“如果你的意志足夠強大,什么都可以?!?/p>

“從這里跳下去也可以嗎?”

“可以?!?/p>

我們又陷入了沉默,重新俯瞰隔著十萬八千里的城市樓房。夜幕降臨,那一個個點狀的樓房變成了星光,仿佛他們在天上,我們在地下。

這只是美好的愿望,愿望總是偏離現實。再過幾個小時,如果我們還不能回到地上,就會在這里凍成冰雕。

但我們是怎么上來的呢?這個煙囪頂部就是一個圓環,唯一通往地下的通道就是中心的無底深淵。我的上一段記憶是穿過一條光亮的隧道,但無論怎么看,隧道跟煙囪都難以銜接。

這不是世界第一次展示神跡,我曾見過會飛的人和操縱物體的術士。有人說,意志足夠強大就可以改變世界運行的規則。

“神是在啟發我們嗎?”

“又或者是殺死我們吧?!?/p>

“再過五分鐘,我們就跳下去吧,這景看膩了,手也越來越冷?!?/p>

yoyo的旁邊突然多了一個人。

“你們是從時間縫隙來到這里的吧?”那人問。

“你說什么?”

“你們拿著這個降落傘下去吧?!?/p>

到達地面的時候,我回頭看向煙囪,但它和那個人已經消失得沒有蹤影。

“剛剛那個人,很像一個人”yoyo說。

“誰?”

“怪盜宋婧?!?/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