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村廚房的變化,是從上世紀八十年代初開始的。從老柴灶到省柴灶,再到今天各式各樣的煤氣灶;從用大鐵鍋做飯炒菜到五花八門的電炒鍋電飯煲;從湯瓶缽頭到各種電燉鍋,人們的日常生活變得越來越方便,室內環境也越來越整潔。

鍋灶,是廚房的核心,是炊具之首,歷來被認為是圣潔的地方。家鄉有一傳統習俗,砌新灶的時候,無論是怎樣拮據的家庭,早餐最少都得給砌灶師傅煮三個雞蛋,俗稱吃“利事雞子”,是貴客的待遇。家庭主婦更是對灶臺愛護有加,使用時倍加小心,如有小孩拿著燒火的丫叉在灶孔門上捅進捅出,大人會立刻呵斥制止:“別弄了,再弄惹得‘灶司菩薩’生氣,你會肚子疼的”。過年了,會像在大門框上一樣,也恭恭敬敬地給鍋臺貼上“利事紙”。

老式的廚房只一個字便可概括,那就是“黑”,這都是那口老柴灶惹的。以前的柴火灶是沒有煙囪的,做飯炒菜的時候,灶膛里的火直往外燎。但主人不會白白浪費能源,便在灶額頭掛一把銅壺,利用外燎的火把水燒開。后來社會進步了,柴火灶也有了改革,改成有煙囪了,但這水怎么燒呢?便把銅壺掛在灶邊上的灰缸里燒水。那時候農村絕大部分家庭沒有熱水瓶,家里來客人了,便在灰缸里臨時燒水泡茶,有時候沒有干燥的柴火,點火不易,客人往往會等很長時間才有茶水喝。

老柴火灶的灶膛很大,鄉親們戲稱像祠堂,做飯燒菜很費柴火。但也有好處,家鄉有用笊籬“撩米飯”的習俗,早飯做好后只要在灶膛里留一點余火,把撩出來的米飯放在缽頭里,燉在鍋里,余熱會把飯慢慢悶透。冬天則把炒好的菜盛在湯瓶或缽頭里,往灶膛兩邊的彎彎里一塞,便可保溫。也可把風干肉、魚干或干菜加水加調料放在湯瓶或缽頭里,塞進灶膛,然后把灶膛門一閉,中午干活回家不用燒飯燒菜,便有熱氣騰騰的飯菜可吃了。

上世紀八十年代初以后,國家推行省柴灶,節省了大量的能源,山林得到了極大的保護。但一開始還是有很多人不習慣,雖然省柴了,但灶膛里留不住火,不能燉飯燉菜,冬天沒有余火添火爐添火熜。直到現在,時不時還會有人說老柴灶燒的飯菜香,這話也有些許道理,譬如說我父母親和我們兄弟姐妹一大家子人就都喜歡吃大鍋里悶的大塊肉和大飯甑里的“吹飯”。其實這本不是什么難事,只是用慣了現在的炊具,再重新去拾起那些老一套便嫌麻煩了。所以只是在每年過年我們兄弟姐妹大團聚的日子才復又燒起了大鍋,用大鍋悶起了大塊肉,用大飯甑“吹”起了白米飯。想不到曾經的日常生活,變成了如今的奢侈和享受??磥?,古典與現代結合、傳統與時尚并存,才是多姿多彩的生活,才是人們所向往的生活。

版權歸淳安發布所有,轉載須告知!

作者:余書旗

圖片來源于網絡

千島湖傳媒中心淳安發布編輯部編發

責任編輯:朱倩

堅決破舊立新,堅持兩高發展,以全新姿態擁抱發展新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