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路是村子里進出的唯一一條路,拉車趕集,婚嫁進娶,走的都是這條路。路不長,連接村子與鎮子。        鴻貴家就在路邊,一間舊瓦房,是村子里沿路進來,見到的第一戶人家。鴻貴家就鴻貴一人,鴻貴孩子們在城里生活,就過年過節會來看看鴻貴。過了鴻貴家,還得走上一陣,才看得見煙囪里飄出來的裊裊炊煙,才聽得見孩童田埂邊的竊竊私語。鴻貴的家顯得有點不合群,不像是這個村子的,像是一個被孤立的孩子遠遠的看著村子里的喧囂,又像是一個弓著背的守路人,把守著村子里這條唯一的路。        鴻貴睡得晚,起的早。晚上睡不著就躺著透過窗戶看星星,聽著風,風里常常卷著村中人不知道的秘密。誰家情竇初開的娃兒趁著夜色和心上人相見一面,又匆匆離開,誰家天還沒亮就推著車趕去集市,鴻貴心里一清二楚。鴻貴聽腳步聲就能知道腳步聲的主人。        鴻貴不知什么時候有了晚飯后沿著路散步的習慣。路上見誰推車上坡都會去搭把手。路上有什么礙人的石頭,鴻貴就彎腰撿起丟到路邊的田埂或河流,拍了拍手又接著走,路上見著村里趕路的熟人,鴻貴便爽快地打個照面,問句“吃了沒?”每隔幾天,鴻貴見路邊的野草長勢過猛,還會抽出腰間的鐮刀,手起刀落,刀落草折。散步別著把鐮刀,也不知是個什么理。        這泥路一下雨就沒法走人。村里決定修水泥路。招來一隊了修路工人,挖路基,壓路面,墊石頭,最后便是鋪水泥。村里人怕水泥沒干就被不懂事的小孩或者是雞鴨貓狗給踩壞了,囑咐外人又不放心,就找到了鴻貴。鴻貴自是想都沒想,一口就答應了 。       有小孩好奇路是怎么修的,遠遠的撐著脖子望著,鴻貴會把他們招呼上前,叮囑兩句,有時還不放心跟在后面看看。小孩子懂得輕重緩急,路是村的命脈,玩笑不得。但牲畜可聽不懂人話,他們趾高氣昂的踩在沒干的水泥上,拍拍翅膀走了。瞧見路上各種腳印,鴻貴就拎個桶到還在修路隊中鏟一桶水泥,再跑到有腳印的地方挑出一點,再磨平。不仔細看還真看不出和原來的有區別。        修路要不了多久,鴻貴卻來來回回跑了不少躺。水泥干了,路也就修好了。               “要致富先通路”,路通了,村里開始有不認識的車子出現了,有大的有小的,有高的也有矮的。有一輛挖機,一輛重卡,一輛面包車天天出現在這條路上,那發動機聲讓鴻貴很不喜歡。這三輛車是進村淘沙的,一車一車的往外拉沙子,弄得村里的水也混濁了不少。那新修的路可經不起這卡車的折騰,鴻貴散步時就發現了不少的裂痕。鴻貴看著這些裂痕,越看越疼,越看越不是滋味。鴻貴找到了村長,在村里吆喝了一幫年輕人去撐場子,準備找那群淘沙人討個說法。那些淘沙人理虧,又忌憚鴻貴身后的人場,連忙道歉,拍著胸脯地保證,以后不再進村淘沙并且負責修里被壓壞的路。然后灰溜溜地跑了之后也沒再回來,修路的事兒也不著邊兒。         鴻貴知道路還是得自己修,指望不上那些外地人。進鎮買了點水泥,學著修路隊有模有樣地拌水泥,填沙子,墊石頭,再打上水泥用鏟子磨平。給被壓壞的幾處路打上“補丁”了。村里人直夸鴻貴好手藝,身子骨硬朗。        路補好了,村子又回到了應有的平靜。鴻貴還是每天沿著路散步,只是水泥路上很少有礙人的石頭,鴻貴也不再別著鐮刀了。        路通了,沒幾年,越來越多年輕人騎著車出去,開著車回來。村里瓦房越來越少,洋房越來越多。鴻貴看著路上車來車往,臉上掛的笑總是藏不住,這路,他可是有功的。        后來村里有人在外闖蕩發了大財,想著回報一下生他養他的村子,就琢磨著幫村子修路,修一條更寬敞的柏油路??墒区欃F家就在路旁,要修寬路,那老瓦房就得推了??烧l去和鴻貴商量呢,誰也開不了這個口。最后還是村長把這事兒接了下來,敲開了鴻貴家的門。        鴻貴聽了這事,沒一口氣答應,讓村長給他幾天時間考慮考慮。其實他心里其實已經答應了,可他舍不得這房子,也舍不得這路,答應的話在嘴邊遲遲說不出口。多少年了,鴻貴住在這房子里,看著村子,看著路。他知道的,這房子早晚是要沒的,路只會越來越寬。        沒多久,修路的隊伍就來了村子。鴻暫時貴搬到了城里孩子家,修路的同時,村里幫鴻貴張羅著在村子里新建了一座房,大家都知道,鴻貴在城里是住不慣的。鴻貴也就等村里房子建好了再回來。        鴻貴的房子被推了,那路也被挖開了。幸好這時鴻貴已經到了城里,他定見不得這場面。沒過多久,就開始攤鋪上了瀝青,倒在路上還冒著熱氣。柏油路可不怕別人踩,這路,越踩越結實。        路不長,修路要不了多久。路雖短,但也是條像樣的柏油路,村里人想著應該給這路取個名字??山惺裁疵趾媚?,有提議用村子的名字,也有人覺得應該用出錢修路的人的名字。村長想了想,望了望鴻貴家的方向,提議到“叫鴻貴路吧,鴻貴為了這路做的,比我們誰都多?!?nbsp;      鴻運,福貴,村里人都覺得這名字行。       路修成了,路口立的牌子上,刻著“鴻貴路”三字,路牌之后便是一條嶄新的柏油路。       也不知,回來的鴻貴,見到這將代替自己守在路口的路牌時,是哭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