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光如水,歲月如歌

彈指間,時過境遷,物是人非

而當年的我們已經長大成人。

而很多的回憶也將定格了......

兒時幸福而美好的時光

矮矮的胡基墻保護著屬于少年曾經稚嫩的夢想

一條小胡同

承載著童年的歡樂與美好記憶

一起打鬧回家的小伙伴

兒時,是一個不知零食為何物的年代,爆米花老人的到來,是我們最美好的期盼,每次只要他進村,村里便像是過節一般,孩子們強烈的喜悅都幾乎要把臉皮給撐爆了。

野外燒洋芋是兒時美好的記憶,將桑月(土豆)放進洞里頭,將壘起來的土塊拍下去,蓋住桑月,嚴嚴實實。讓桑月(土豆)經歷上下高溫的改造。

過上一段時間,估計燒熟了,扒開土,將桑月(土豆)揀出來。燒出來的味道真的很好吃。

老家的熱土炕,祖輩的福窩窩,那里有我童年的夢想,有我難忘記的美好!

在那個物資匱乏的年代,人們把節儉發揮到了極致。冬天,封死鍋灶煙囪,鍋灶與火炕間由一孔小洞相連,火炕的煙囪就成了鍋灶的煙囪,一股暖流由孔而入,既做熟了飯菜,又溫暖了火炕,一舉兩得。

夏天,堵死連接火炕的小洞,

重新開通鍋灶煙囪,

鍋灶又獨立循環,

任灶里烈火滾滾,

土熱炕依然涼爽如初,

互不影響。

以前農家人的家底薄,

用不起青磚,

農村砌墻壘院的主要建材是胡基。

于是,打胡基成為農家人立家創業的一門手藝。

胡基,又叫土坯,

是一門古老的傳統工藝,

就地取材的建筑材料。

即,在青石板上,用特制的木???,

填上濕黃黏土,用柱子捶實,

制成四邊棱角分明,

兩面光平的土塊,曬干后,

即可做建筑的主體材料:

砌墻、盤炕、泥爐灶用途十分廣,

是過去黃土地上人們搞建筑必不可少的東西。

打胡基需要五樣東西:

青石板、草木灰、柱子、模子、潮土堆。

操作有訣竅,“三锨六腳十二個柱窩”。

老練的打胡基者動作

輕巧、灑脫、自如,舞蹈一般。

打胡基多選在干旱少雨的秋季進行,

因為這個季節陽光充足,

風頭高,胡基干得快。

碾場,套上牲畜,

拉著轆軸繞著圈不斷碾壓,

讓秸稈和谷物在不斷碾壓中分離。

碌(碡)軸,又叫碾子。

將一塊完整的石頭杵成圓柱狀,

是農家碾場的工具。

揚場,是農家將碾壓過得谷物,

用木锨迎風揚起,

使谷粒和谷衣分開的過程。

秋收的季節,全家老少一起上,

從天麻麻亮開始,

攤麥子、套牲畜、碾谷物、揚場、裝袋,

直到谷物歸倉。

石磨是農家磨面的一種工具。

在碾子和磨盤相互的碾壓中,

麥子、糜子、谷子、蕎麥等顆粒狀的農作物

都變成了細碎的面粉。

鍘子也叫鍘刀,

是農家碎草的工具。

這是農家娃最難忘記的,

承載了太多的記憶。

轆轤,農家從井中取水的工具,

現在一些地方還在使用。

架子車,

是非機動車時代農村最為重要的運輸工具,

可人拉,也可套馬、牛、騾、驢等牲畜替代人力。

風匣,又名風箱,

是農家用來燒火做飯的一種生活工具。

相信五六十年代出生的人不僅都見過,

而且小時候經常在拉。

那些古老的傳承和民俗的記憶,

那是一代人的情感和經歷,

不知你還記得多少?

來源:網絡綜合整理

投稿 & 合作 & 建議 & 聯系

編輯|北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