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金華市中心,有一塊磐安當家管理的2平方公里“飛地”——金磐扶貧經濟開發區,也是全省面積最小的扶貧開發區。金磐開發區,既是個名稱,更是個符號,既是片地域,更是段歷史。23年前,這塊2平方公里的“扶貧飛地”還是金華市郊區的一塊荒地,如今這個數字背后有了更加充實的意義:“飛地”上先后成長了 1200余家企業(其中主板上市企業一家),高新技術企業占磐安縣的80%。累計工業銷售產值320億元,為遠在100多公里之外的磐安創造了財政收入35億元,畝均稅收26萬元,名列金華市區首位。創造了5萬個就業崗位,其中磐安籍2萬多人,占磐安人口總量的1/10。去年,財政收入突破4億元,占磐安全縣的1/3。

作者:楊瑩萍

編輯:金華之聲

文史記憶 | 扶貧路上的“飛地之花”(上)

——“扶貧飛地”金磐經濟扶貧開發區的前世今生

在金華市中心,有一塊磐安當家管理的2平方公里“飛地”——金磐扶貧經濟開發區,也是全省面積最小的扶貧開發區。金磐開發區,既是個名稱,更是個符號,既是片地域,更是段歷史。23年前,這塊2平方公里的“扶貧飛地”還是金華市郊區的一塊荒地,如今這個數字背后有了更加充實的意義:“飛地”上先后成長了 1200余家企業(其中主板上市企業一家),高新技術企業占磐安縣的80%。累計工業銷售產值320億元,為遠在100多公里之外的磐安創造了財政收入35億元,畝均稅收26萬元,名列金華市區首位。創造了5萬個就業崗位,其中磐安籍2萬多人,占磐安人口總量的1/10。去年,財政收入突破4億元,占磐安全縣的1/3。

23年過去了,這塊2平方公里的“扶貧飛地”成為磐安縣經濟發展的重要平臺、財政收入的重要支柱、引進人才的重要基地、對外開放的重要窗口。經過幾代“飛地人”艱苦創業、負重拼搏,這塊“飛地”上綻放出了迷人之花,一朵磐安與金華共贏、生態保護與經濟發展的雙贏之花,一朵探索飛地經濟、升級山海協作的改革之花,一朵開創跨區域異地扶貧、上下游生態補償模式的先河之花。

今年是改革開放40周年, “飛地扶貧”是改革開放的生動實踐。本文通過金磐經濟扶貧開發區三任“當家人”的口述,漫憶“扶貧飛地”如何在改革開放的大道上播種、成長,綻放“飛地扶貧、異地開發、生態補償、山海協作”之花的故事。

異地播種——100公里外“扶貧飛地”破解發展困局

口述者:陳官忠“飛地”的首任“當家”

往事如煙,但不是所有的往事都能如煙。我在金磐經濟扶貧開發區的那一段歲月,恍如昨日。1994年11月,我由浙師大下派到磐安掛職鍛煉兩年。磐安給我的第一印象是環境好。工作煩悶時,我最愛觀山巒起伏,聽竹海濤聲,看青山云飄,聽流水潺潺,每每這時,心中不快便如山頭云霧隨風逝去。磐安是“四江”源頭、浙中水塔、國家重點生態功能區,這里的水質影響到下游400萬人口的用水安全,決定著浙江近1/10人口能否喝上“放心水”。

俗語云:“收之桑榆,失之東隅”。磐安為了守護綠水青山,拒絕了許多有效益也有污染的企業,上世紀90年代的磐安縣城只有“一根煙囪,18名職工”。工業產值決定GDP的年代,磐安“穩”居全省5個省級貧困縣之首。

保護環境是磐安的義務,脫貧致富是磐安的夢想。每次下鄉調研,看到農民們在田間地頭勞作一整天,收入卻只能應付日常開支,沒有工業支持,磐安只會越來越窮??可匠陨绞恰敖邼啥鴿O”,困守青山是“緣木求魚”,磐安也因此呈現出“發展速度緩慢,貧困基數大”的特征。經濟發展與生態保護雙贏的夢想路在何方?

1994年4月,國家開始實施“八七扶貧攻堅計劃”,在全國范圍內設立扶貧開發區,從救濟式扶貧向開發式扶貧的轉變??墒浅休d著400萬人口用水安全的磐安還是不能大搞工業。大家陷入了困局,卻誰也找不到有效解決辦法。

“窮在深山有遠親”。浙江省委省政府、金華市委市政府牽掛著磐安的脫貧夢想,省、市各級部門千方百計支持磐安脫貧。糾結和苦悶之時,省委、省政府一紙文書讓20萬磐安人看到了希望,浙江將面向貧困縣建立異地扶貧經濟開發區,吸引貧困縣進入開發,帶動浙中地區經濟發展。這一天是1994年12月28日,這個日子我永遠不會忘記。

金華市委市政府迅速響應,在金華市經濟技術開發區內規劃了3.8平方公里土地,設立扶貧經濟開發區,向磐安敞開了溫暖的懷抱。久旱遇甘霖,縣委班子果斷決策,開發面積為2平方公里的金磐扶貧經濟開發區作為一塊異地開發扶貧的“試驗田”于1995年誕生,名字取自金華的“金”,磐安的“磐”。

“飛地”已就位,誰是“耕田人”?考慮到我曾在金華工作多年,加之在磐的半年多時間,曾先后到過金華經濟開發區、溫州龍灣扶貧經濟開發區、寧波景鄞扶貧經濟開發區考察,總結過創辦扶貧開發區成功的經驗和教訓,曾擬稿提出金磐扶貧開發區的工作方案,大家覺得我是最合適的人選。雖知前路迷茫,但縣委縣政府極其重視開發區建設,給予政策、資源上的傾斜,給了我莫大的支持。既然選擇,便只顧風雨兼程。

1995年6月5日,我擔任金磐經濟扶貧開發區管委會主任,帶著7個人、100萬辦公經費、1輛車,肩負磐安縣領導的重托和20萬鄉親的脫貧夢想,踏上了這片陌生而特別的“飛地”。

一路上,我們一行8人憂心忡忡,以扶貧為目的的異地開發在浙江乃至全國都是大膽創新的產物,沒有成功經驗可供借鑒,無異于“白紙一張”。

一下車,我們心頭的憂慮又多了幾分。上世紀的金磐開發區還遠離金華主城區,3.8平方公里的土地上,視野所及農田一片。想搞工業開發,缺路缺錢缺基礎,沒人沒房沒經驗。為了找個地方“安家”,我們走遍了金華的辦公樓,都因為租金高無功而返,最終在開發區附近的小區里買下三套公寓,用于辦公、食宿,100萬的經費用去了98萬。我們只能開源節流,一邊自己辦食堂節約開支,一邊分頭跑招商、尋支持。

異地開發遇到的問題遠超想象。要銜接與政府、企業之間的關系,要打通工商、財稅、城建、土管等渠道,要與周邊住戶、農田主搞好關系等。

天氣漸漸炎熱,盡管白天一身疲憊,但在開發區的夜晚,四起的蛙聲就像一曲協奏曲,一夜夜伴著滿腦子的疑問,開發區到底該往哪兒去?怎么去?開發思路是什么?政策怎么制定?如何處理好金華與磐安之間的關系?

我們白天跑關系,晚上開大會,在認真總結、比較各兄弟開發區經驗的基礎上,用足用活上級政府賦予貧困地區的優惠政策,制定了一套符合磐安和金華實際的開發政策和全新的工作運行機制。確定了大方向,就有了繪制藍圖的框架。

我們是“泥腿子”公務員,別人蹬著皮鞋拎著皮包,我們穿著高筒膠鞋戴著安全帽。雨天出門是泥地,一腳踩下去鞋子都拔不上來,晴天漫天灰塵,回家能抖掉一身灰。盡管妻兒就在金華,卻幾乎沒有機會見面,妻子時常埋怨,放著安逸的日子不過,非得到這荒郊野外受苦。確實,到開發區沒幾個月,我就瘦了好幾圈??晌疑磉叺耐履囊粋€不是“拋棄妻子”干工作,從來沒有一個人提過想要周末雙休,我們始終記得縣領導對我們的期望和20萬磐安人民對開發區的殷切期盼,既然來了,就一定要做,而且要做優做強。

1995年11月,金華市經濟技術開發區給我們確定了首期300畝開發地塊的紅線范圍,面對一片無任何基礎設施、尚不具備近期開工建設條件的土地,如果坐等下去,開發區在短時間內無法起步。我們商定之后決定打破常規,利用扶貧開發區的優勢,瞄準企業主動出擊。對于一個還未成型的開發區,投資者心存顧慮。我們多次上門溝通,拋出最優政策,并從項目立項審批、稅收征管、基礎設施配套等方面提供貼心服務。一次不成跑兩次,兩次不成就多一次再多一次。我記得當時有一位外地企業被我們感動,將整個廠挪到了金磐開發區,他說:“急為投資者所急,想為投資者所想,這樣一個有誠意、講效率的管委會管理下的開發區,一定會越做越好?!?/p>

另一邊,我們爭分奪秒征用土地。開發區內有一大片葡萄園,眼看著葡萄馬上能采摘,農場主希望我們能等一等。項目建設迫在眉睫,百姓需求不容忽視,我們當即與農場主商定,采摘一畝征收一畝,隨時通知,馬上上門丈量。既不耽誤開發進程又最大程度減少農民損失。這件事被大家口口相傳,都夸我們是有溫度的政府。

靠項目帶開發,以開發引項目,經過一年多時間的努力,在各級政府的大力支持下,一窮二白的金磐開發區邊起步,邊招商,邊收效,漸漸有了起色。不到一年時間,首期的300多畝土地已落實,二期開發用地征地基本到位,園區內已創辦工商企業82家,總投資超過3億元,40多家實體企業建設中,第一年就開始為縣財政稅收做貢獻。磐安縣領導對開發區創辦以來的工作給予高度評價,認為“金磐扶貧開發區取得這樣快的工作進展完全是出乎意料的,它的啟動是磐安對外開放的一大突破?!?/p>

1995年底,全省扶貧工作會議在寧波召開,開會前一天,我被臨時通知要代表金磐開發區介紹開發思路和招商引資情況,我既驚喜又擔心,一個剛剛起步的開發區能在這樣的會議上發言,不僅能擴大知名度,更能獲取上級部門的支持。當晚,我連夜整理發言材料,為了全面介紹金磐開發區,我一遍遍梳理一遍遍核對,特地請了兩個朋友來幫忙打字。完稿時,天已經亮了,但我絲毫不覺困倦。第二天,我在省扶貧工作會議上,用一個小時的時間全面介紹了金磐開發區情況。我們的工作得到省領導和各兄弟扶貧開發區同行的肯定和好評。

1996年6月18日,當時主管扶貧工作的副省長劉錫榮來金華開會時,特地抽時間視察了金磐開發區,看到首期啟動地塊上一派熱火朝天搞建設的場景,他滿意地說:“你們在這么短的時間內把開發區建設到這個程度真是不簡單,說明你們有辦法、有能力,開發區很有希望?!睍r任金華市委書記的仇保興還專程到“扶貧飛地”現場辦公。他強調:“扶貧是最大政治,要全力支持金磐開發區的建設和發展?!?/p>

自此,這塊當初不被人看好的牌子逐漸被認可,在這塊特別的“扶貧飛地”上,終于埋下了“大山區”脫貧的夢想種子。這一年正是磐安建縣56周年,改革開放17周年。

作者:楊瑩萍

監制:吳遠龍、越華

金華市政協文史委與金華之聲 聯合推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