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張莉    播/張莉

愛上晚八點,愛上深閱讀

大家好,這里是八點引讀

我是引讀教師 張莉

今天我為大家帶來的是

一部有點兒自傳性質的故事

《煙囪下的孩子》

這本書主要寫了凡雨聲兒時的一段在大煙囪下度過的童年時光。童年的記憶是一段抹不去的記憶,在《煙囪下的孩子》這本書中,主人公凡雨聲的童年也是難忘的。

他有兩個朋友,一個磚頭,一個力子,他們愛叫雨聲苞米。三個男孩喜歡聚在村里那掛滿大喇叭的煙囪下玩,他們在漫長的冬日里,盡情地揮灑自己的憂傷、友愛、快樂和寂寞。冬天好玩的東西不多。那時沒有電視,沒有手機,沒有電腦游戲,只有廣播,所以,我們反對這個世界。

我有兩個朋友,一個是力子,一個是磚頭。這個寒假,我們三個就像是浸在一個缸里的咸菜,天天泡在一起,泡盡青綠,泡掉漫長的冬天。我們十二歲的年齡,天天站在農場的廣場上看著高高的煙囪發呆。

這座煙囪有多高?

我們認真猜過很多次了。

我說有二十五米。磚頭罵我:“你什么眼睛???你長的是肚臍眼。這煙囪肯定有五十米!”力子看了一眼磚頭,突然說道:“什么五十米?我看它有一百米!你的眼睛糊上雞屎了?”力子是故意把煙囪的高度成倍地胡說,他是在滅磚頭的霸道。

磚頭不傻,完全聽得出來:“你的眼睛沒雞屎,你說煙囪有多高?”

力子說:“我聽燒鍋爐的老油條講,這煙囪是二十七米,聽好了,二十七米!”

有證人,有準確數字,很有說服力。我嘿嘿笑起來。

磚頭一見我笑,就有氣:“老油條怎么能知道這煙囪有二十七米?”

力子說:“老油條爬上煙囪,用繩子量過!”

大煙囪很牛。我覺得有一天我會爬上去,在高處朝南一望,肯定能看見北京,再使勁一望,就能看見非洲了。

大煙囪除了它最高以外,它的腮幫子和臉蛋上,凡是屬于它的五官范圍內,掛滿了珍珠一樣的大喇叭,它的聲音像夏天的雨冬天的雪一樣飄下來,鉆進人的耳朵里。

我從大喇叭里知道了坦桑尼亞和贊比亞正在修鐵路,是我們國家支援他們的。我們幾個還議論,咱們給他們修鐵路,他們給咱們熱帶水果,都是什么水果呢?為什么我們吃不到看不到呢?

力子說:“能運到北京就不錯了,如果從那么遠的地方運到我們這兒,還不都涼了?”

有一次,突然從大喇叭里傳來一個廣播找人的通知:“請十六隊的隊長洪獻禮注意!請十六隊的隊長洪獻禮注意!你馬上火速趕回十六隊!你馬上火速趕回十六隊!你隊的倉庫失火了!你隊的倉庫失火了!”

磚頭的興致來了,捏著女播音員的腔調說道:“請力子注意,請力子注意,你聽到廣播后,你馬上像狗一樣竄回家去!你馬上像狗一樣竄回家去!你家的大炕著火了,你家的大炕著火了,你家的被子在燒著,你家的豬圈也開始燒起來了,再不回家救火,你就是一個窮光蛋了,你就是一個窮光蛋了!”

于是,力子用更高的女嗓門兒播音,播出的消息更狠,磚頭家的大火不僅燒光了房子,連他家人的頭發眉毛都燒光了,都燒成了恐龍蛋化石。兩個人一直到播音播得口干舌燥才肯住嘴罷休。

哈哈,故事讀到這里,小朋友們有沒有想象到幾個小伙伴之間玩耍時的樣子呢?有沒有從他們身上,看到你們自己調皮搗蛋的影子呢?童年的時光多么美好啊,我們無憂無慮,自由自在,是我們成長中一段寶貴的記憶。

八點引讀的朋友們

今天的節目到此結束

讓我們相約明晚八點

繼續收聽《煙囪下的孩子》第二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