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閱讀

哩個月系舊歷七月,市井八卦將會講下廣州城內各處猛鬼舊地古仔,如果你心血少,切勿進入,快快退出??!

喺廣州清城西北角墻外,曾經有過一個廣州最早嘅火葬場,門口用藍底白字做的大牌匾,上寫“別有天地”四個字。

火葬場內有條高大嘅煙囪,用紅磚圍砌而上。煙囪高十丈,系根據堪輿學嘅地氣龍脈術數,以蔭后嘅信仰概念庇佑城中百姓。

以前都系用柴火做燃料,每有焚化仵務,濃濃黑煙遠遠就望見。因為這煙囪系當時廣州最高大嘅,所以坊間就直稱其謂“大煙囪”。

坊間有語忌,將此場地縮簡叫做“別有天”,以避棹諱。偏偏童言最無忌,我地細個嗰時,仲有首童謠如此唱道;“別有天有陣死尸味,觀音山有陣老積氣”。是以一首小學音樂課教的體育歌曲嘅進行曲調改編的。

舊時廣州人將白事做得好隆重,花牌儀仗、嘀打銅罄、麻幡飄揚、西樂街游,以示對逝者極之尊重。文革破四舊,取消了一切白事形式,只準在殯儀館室內,統一用唱片電聲播放語錄歌;要奮斗就會有犧牲,死人的事是經常發生的…。

后來城市發展,人眾增多,必然也就死得人多,別有天地唔夠大,加上也太貼近居民區了,于是東遷到太和崗。

到咗八十年代,東風路擴建,為尊重這曾經系廣州先民嘅升天地壇,有學識的城建規劃者,將路線向北移過,免得先人靈魂被千萬車過輾壓。

附近地塊起咗唔少新時代嘅樓宇,出于對傳統堪輿學術的敬畏,規劃者將原先嘅大煙囪腳,用磚墻圍起嚟。倒也奇怪,圍內樹木茂綠花紅,格外搶眼。

八十年代開放之后,多元文化可以復興,民間信仰也可以浮現,傳統學術備受尊重,城建更以堪輿為先導。由于哩度咁鬼猛,有風水師點化,喺圍墻上鑲嵌咗一幅大型紅砂巖浮雕,上面雕嘅系五鬼運財,向住斜對面嘅銀行。

喺2015年七月,有人拆咗哩幅浮雕,破咗斜對面銀行嘅運財靚局...

每年春秋祭期,申時打后,此地肅穆森寒。不奈而過者毛管盡豎,急腳謐聲快行。

天地間有條界線,循矩者為之人倫,謹乎?

每一個地域文化都有它的歷史,每一個地域文化都有它的特色,每一個地域文化都有它的尊嚴。因此,記錄這些地域文化,是對地方歷史的尊重...

我在廣州每一處演講,都用我自己擅長的語言表達方式去演繹,這沒有什么目的,只是因為這樣講才生動...

一個有兩千多年歷史的古城,傳統文化正被逐漸弱化,有幾多市井文化被忽略,甚至被誤讀。在這個識透廣州的公眾號里,將有近千個城市故事記錄演繹。因為都是個人行為,所以真話真說,絕不諂媚。

城市文化是市井文化的升華。

六十年代有百花齊放,八十年代有思想開放,這兩次出現的黃金五年,給廣州文化打下深深的印記。在那個時期,無論電臺、報紙、書籍、戲劇,都融入了通俗文化的內容。這些與民眾日日相伴的文化,被整理升華了,成為大眾喜聞樂見、爭相接受的文化。

曾經的過去,這些媒體過度地嚴肅了,通俗文化都被剔出民眾的視野,電臺、報紙、書籍、戲劇,都變成了神仙一樣孤高的生活,疏離并刺痛了基層民眾的感受...

微信新媒體的出現,尤其是群聊自由的組合,民眾離散了高高在上的傳媒。他們可以有自己情感的表達、宣泄,討論學習、喜怒哀樂,全在手指一點間...

這又是一個黃金時代,可以派生出更加豐富的多元文化,其歷史光輝,必然會超越任何一個時代。只要我在做、你在做、大家都來做...

回味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