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土臨朐》兩大征文來襲,獎勵多多,歡迎投稿!

情系老家山東   最愛親情沂蒙   最親鄉土臨朐

女人和凱姐

女孩認識凱姐,始于三十年前那個冬天的周末。

女孩和同宿舍的幾個女生去男生宿舍商量元旦文藝匯演的事。一進門,女孩就被驚了個趔趄:男生張凱正在宿舍里四張對排的書桌上做棉被,靈巧的雙手在藍色被面上飛舞著,一行針線便像魚兒在水中穿梭一樣,一會就從這頭游到了那頭。

緣分就是在那一刻重重砸向了她。女孩優雅漂亮,家庭條件優越,學習成績優秀,但在家務活方面卻超級弱智。而男生張凱,雖挺拔英俊,卻是個三歲上就沒娘的苦命孩子,父親靠干苦力活養活他長大,懂事的張凱從小就學會了做各種家務活。

從此,女孩像崇拜影星、歌星一樣崇拜心靈手巧的張凱。并喊他“凱姐”。當凱姐把女孩的棉被拆洗干凈,絮上暖融融的棉花,一針一線縫制起來時,女孩認定了凱姐就是那個要陪她走過煙火一生的男人。

大學畢業時,根據那個年代師范畢業生“哪里來哪里去”的分配原則,女孩家住縣城,父親又在某局任職,且早已跟分配部門打過招呼。女孩留縣城是毫無懸念的。而凱姐,家住縣城最南端百里外的偏僻山區,想留縣城,門也沒有。況且,女孩父母根本就不接受像凱姐這樣的窮小子。他們正盼望著通過畢業分配的現實來擊碎他們的愛情夢幻??膳s堅定地對凱姐說,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去縣里拿調令的那天,凱姐心里忐忑不安,女孩卻胸有成竹的樣子。

女孩父母弄清事情真相后,發誓不再管女孩的任何事。原來,女孩在前一天,私下里跟另一個特別想分配到縣城的女孩調換了崗位。她倆到分配處一說,你情我愿的事,哪有不給辦的道理?!鞍衙纸o換過來,重寫一份調令就是?!惫苁碌娜苏f得極為輕巧。

可是,那一刻,女孩知道,那個鮮紅的印章摁下的不僅僅是一份調令,更是一份沉甸甸的愛情宣言,同時摁碎的還有父母的心!可愛情就是這樣,就連才華橫溢、堅硬凌厲的張愛玲不是也說“愛上一個人,在乎一個人,就有妥協”嗎?

女孩相信,塵埃里也能開出花來。

女孩義無反顧地跟凱姐走了,去了那個每天只有一趟往返縣城客車的山區小鎮。更糟糕的是,女孩去了一個比凱姐學校還要偏遠的鄉村小學。兩個學校相距15公里,交通極不方便,學校沒有宿舍,女孩又連自行車也不會騎。于是,凱姐就用他那輛破舊自行車每天接送女孩上下班,風里雨里一年多。女孩的校長被感動了,說,你們抓緊結婚吧!結了婚,就有理由申請調動了。

于是,他們去鎮上的照相館照了平生第一張黑白合影,貼在了巴掌大的結婚證書上。那天,凱姐問女孩,“你對我有什么要求嗎?”“當然有的?!迸⒔器锏卣UQ?,“我要你給我做一輩子的飯,做我一輩子的‘凱姐’”。

男孩答應得爽快而堅定。就這樣,“凱姐”,成了男孩對女孩呵護一生的承諾。

婚后,女人調回了凱姐的學校。學校分給了他們一個小院落,內有兩間紅磚灰瓦的平房,還有一個小廚房。凱姐靠自己的聰明才智給“白雪公主”營造了一個童話世界。

女人想擁有一個安靜的書房。凱姐就改裝了小廚房,還親手為女人設計制作了漂亮的書桌和書櫥。在小書房背后,栽了一棵爬山虎,那爬山虎是長了腳的呀!很快就爬滿了山墻和屋頂,小書房變成了一座綠房子,當葉子被秋霜染紅的時候,小書房又變成了一座紅房子。

凱姐利用周末把平房西邊的加道篷了起來,下面就成了一個小小的儲物間,還可以做簡易廚房。又找來碎磚頭,小院里便有了玲瓏的阡陌小道,和分割成棋盤樣的菜園、花園。女人喜歡吃新鮮蔬菜和瓜果,凱姐就方了四個小菜畦種蔬菜,還給每個小菜畦都鑲了花邊,比如紅辣椒包圍著紫茄子,黃花菜環繞著西紅柿,韭菜芫荽腳邊窩著紅草莓。

女人喜歡花,喜歡在花下捧一本書讀。凱姐就在小院里種了數不清的花。西墻邊的迎春梅剛睜開眼睛不久,東墻邊的金鐘梅就吹著喇叭出場了,緊接著院子四角的杏梅、桃梅、薔薇、凌霄、大麗花、牡丹花、月季花都趕來參加大聚會了,一直到秋天的一串紅、波斯菊。而那些絲瓜花、扁豆花、吊瓜花還翻過墻頭,到外面撒野去了。

凱姐把日子裝扮成了一條芬芳的河。女人沐浴在愛河里,沉醉不思歸路。

當冬天來臨的時候,小院里有了些許的冷清。女人開始懷念媽媽家中溫暖的壁爐和紅紅的炭火了。那天晚自習時,天上突然飄起了雪花,女人心里第一次有了想家的感覺。

當女人抱著一摞沒閱完的學生作業本,推開家里的房門時,眼前的一幕瞬間潮濕了她的眼睛。白白的鐵皮煙囪倚墻站立著,紅紅的炭爐燒得旺旺的,藍色的火焰舔著鍋底,鍋子里正咕嘟咕嘟滾著八寶飯……這正是女人想念的煙火蒸騰的家??!

晚上沒課的時候,女人低著頭在爐火邊看書,凱姐就在爐蓋上烤饅頭干,烤土豆片和紅薯條。凱姐還有讓爐火永不熄滅的本事。每晚睡覺前他鏟起煤塊,塞滿爐膛,半夜,再起床添一次煤,天亮的時候,用火鉤鉤住炭爐屁股底下的鐵條來回晃動幾下。爐火長舒一口氣,緩緩地燃燒起來。凱姐就開始做飯,一會兒,女人也就在飯香里醒來了。凱姐包攬了全部的家務活,還美得整天咧個嘴笑,因為再過七八個月,凱姐就要當爸爸了。

生女兒的那天晚上,是那年夏季里最炎熱的一個晚上。汗水,加上一陣緊似一陣的巨疼,讓女人像個剛上了大刑,昏死過去,又從水里撈出來的人一樣。凱姐也是汗流浹背,在走廊里搓著雙手,來回轉圈,一個勁地說,“我若能替你就好啦!”“我若能替你就好啦!”

更不巧的是,女人剛進產房,突然停電了。護士跑到辦公室給供電所打電話,可怎么也沒人接。凱姐二話沒說,騎上自行車就往供電所飛奔而去。半路上,卻不幸跟一輛疾馳的摩托車相撞,頭部嚴重受傷。女兒墜地的第一聲啼哭,也沒能喚醒他。醫生搖搖頭說,恐怕醒不過來了。

女人不相信。甚至連驚訝和眼淚也沒有。她只相信凱姐對她一生的承諾。女人盤起了頭發,挽起了袖子,有條不紊地開始操持家務,無微不至地照顧凱姐和孩子。女人還學會了精打細算,家里欠的債要還,保姆費要支,孩子的奶粉要買。每個周末,她還要雇三輪車拉著凱姐去三、四十里外的山村,找老中醫針灸按摩。老中醫終究沒經得住女人的苦苦哀求,將祖傳的針灸、按摩、推拿技藝傳授給了女人。女人便一有空就在家給凱姐做理療,嘴里“凱姐”長,“凱姐”短的,叫個不停。

當他們的女兒學會叫爸爸的那個夏天,凱姐終于醒來了。所有的人都說是奇跡,只有女人說,凱姐不是個爽約的人,肯定是要醒來的呀!

是啊,凱姐怎能放得下不會做家務,不會帶孩子的女人呢!

女人又開始對著鏡子輕攏慢梳她的齊腰長發,又開始捧著書本在花間閱讀,又開始在月下寫她的文字。

那天,女人捧著書本從書房挪到餐桌,邊看書,邊跟在廚房忙活的凱姐嘮嗑。凱姐系著圍裙,背已有點駝,頭發里也有了星星點點的白。女人讀到一個很值得玩味的句子:生活不只有眼前的茍且,還有詩和遠方。女人問凱姐,你有詩和遠方嗎?凱姐說,有。在哪里???女人竊笑。在鍋里煮著。

女人聽后大笑,笑著笑著,竟滿臉都是淚。這是她半輩子以來聽到的最經典的一句話:鍋里煮著詩和遠方。

作者簡介

申洪娟,臨朐縣九山鎮九山村人,現就職于城關街道教育管理辦公室,文字愛好者,出版教育理論專著《為你打開一扇門》和通訊集《洪波源處聽涓流》。

臨朐車輛保養的首選:坤王養車

地址:臨朐東城區東泰路3527號(吳家廟社區南側路西)

全國合作聯盟

按照投稿收稿順序發稿!

延伸閱讀更精彩

拜壽團聚話家鄉(東營 劉明亮)

臨朐人,你有一條不可錯過的重要信息

臨朐人生活、事業聯誼合作,干事創業的公益平臺

《鄉土臨朐》面向國內外及本地臨朐人長期征集臨朐鄉土鄉情、民俗風情、回憶紀實等散文稿件;同時歡迎讀者提供和推薦臨朐籍成功人士的事跡和線索,我們將繼續推介優秀、杰出的臨朐人,講好臨朐故事。

全國合作聯盟主席:沂石

技術顧問:墨童

法律顧問:衣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