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甘北

朋友找老梁訴苦,他說自己快瘋了!

事情得從半年前說起。

夫妻倆買了套一百六十平的大房子,兩個人住顯得空空蕩蕩。于是這哥們空虛的內心開始騷動,謀劃著把縣城的爸媽接過來,讓他們跟著享福。

這提議被老婆一口否決。妻子的立場有理有據:

其一,縣城的房子兩室一廳,住起來同樣舒適。

其二,老人在縣城住了大半輩子,喝茶、打牌、嗑瓜子,隨時都能約到伴,搬到大城市來反倒無聊。

其三,也是最重要一點,跟公婆一起住,遲早會鬧家庭矛盾,別說婆媳關系容易破裂,怕連夫妻關系都保不住。

這哥們就不信邪了。哪能呢?

在他看來,老婆是個好老婆,老媽也是個好老媽,老婆和老媽住一塊,一定能其樂融融,快活似神仙。

再說,就算現在不搬,等兩人有了孩子,不還是要老人過來帶嗎?

就這樣,經歷九九八十一回合的論戰后,這哥們終于如愿以償,愉快恭迎爸媽入住新家——他的發瘋史也開始了。

搬進來沒多久,婆媳就大吵了一架。

原因是妻子的娘家人,過來串門了。哥哥嫂嫂帶著孩子,一家三口想留宿一晚。

妻子說,去酒店開個房間吧。

老媽馬上嘀咕了:“開個房好幾百,家里不還有一間房嗎,收拾收拾不也能???”

那間房子,原本是留作兒童房的??臻g小倒不說了,關鍵只有一張一米四的兒童床。哥哥嫂嫂帶著孩子,一家三口怎么睡得下?

結果還用說嗎,就為了這事,婆媳倆鬧得不可開交。

妻子說:“花的又不是你的錢,憑什么虧待我娘家人?”

老媽說:“花錢這么大手大腳,這個家遲早被你敗光!”

這么一鬧下來,娘家人也不敢留宿了,找了個理由連夜回老家了。妻子把自己鎖進房間里生悶氣。老媽呢,坐在沙發上一邊數落一邊抹淚。

這哥們這才知道頭大,他沒心沒肺活了這么多年,哪做過這種夾心餅干呢?

一邊是老婆,一邊是老媽,他能怎么辦?

橫豎只有一招——“裝死”!

接下來的半年里,他把“裝死”的精髓發揚得淋漓盡致。

天知道兩個女人怎么這么愛吵架:一件羊絨衫洗壞了,吵。出門忘關燈了,吵。就連菜做得咸了淡了,婆媳倆都能在飯桌上鬧翻臉。

他試圖讓老媽少嘀咕,不該管的事別管,話還沒說出口,老媽就淚珠漣漣:“你以前從不跟我頂嘴,自從娶了她進門……”

他又試圖去說服妻子,多多體諒老人,別咄咄逼人。誰料妻子當場就發飆了:“到底是誰咄咄逼人,你們一家人欺負我一個……”

好吧,兩邊都是馬蜂窩,捅哪都是滿頭包,他還能咋樣,只能裝聾作啞。

愛吵吵去,他當看不見。連同那個幾十年前就見過大場面的老爹,父子倆一起失明失聰,只要這對婆媳不大打出手,他們就堅決不會插手。

然而,“裝死”并不解決問題??!

家里的戰爭一次次升級,婆媳倆甚至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一個屋檐下,誰也不理誰。一旦開腔說話,必定夾槍夾棒。再來一條導火線,直接就火星撞地球。

就連夫妻倆原本計劃的備孕,都被無限期擱置了,妻子說了:“我不愿意讓孩子出生在這樣的環境里……”

這哥們一下慌得不行,急巴巴來跟老梁訴苦:“早知會鬧成這樣,我打死也不讓她們住一塊??!”

唉,男人的執念真可怕。

天知道為什么,天底下的男人,都有一個天真的心愿——妻子能跟母親生活在一個屋檐下,手拉著手兒,唱起了歌兒,和和氣氣,長長久久。

再多前車之鑒都攔不住。

你跟他說住一起容易鬧婆媳矛盾,他一本正經地告訴你:“不會的,我媽很慈祥的,我老婆也很賢惠的……”

人人都愛自命不凡。

不到火星撞地球那一天,都不肯相信自己是個倒霉蛋。

憑啥就你能幸免?

憑借出色的“和稀泥”能力,還是出色的“裝死”能力?

且回答我最簡單的幾道題:

老人愛吃剩飯剩菜,妻子抗拒不健康的飲食習慣,你該說服母親改變,還是說服妻子接受?

老人喜歡在陽臺囤廢報紙,妻子想在陽臺種草種花,你該丟掉舊報紙,還是拔掉那叢花?

又或者像上文那哥們一樣,妻子和母親鬧得不可開交,你又有什么辦法,能讓她們重修舊好,相敬相愛?

別以為我在危言聳聽,一口咬定自己家妻賢母慈,一定不會出現以上問題。生活習慣、思維方式、價值觀的差異,就連父母子女之間都無法避免,更何況婆媳呢?

可你妻子呢,她也能哈哈哈哈就忘了嗎?

說起來巧,去年夏天,我也把父母接到城里來了。

房子原本是足夠住的。但經我和老梁一致協商,決定在樓下給老人另租了一套房子。

其一,依舊可以保證我們夫妻的自由活動空間。我倆平時膩得很,愛說甜蜜蜜的情話,還愛親個小嘴摸個臉蛋。

爸媽在場,任由我們再厚臉皮,怕也干不出吧。

其二,我比誰都更明白,傳統了一輩子的父母,和接受過西式教育的丈夫,不管是生活習慣還是思維方式上,都有著不可調和的沖突。

老梁自由散漫,一覺能睡到大中午,約好十二點吃飯,他一定得拖到十一點五十九分,才出現在飯桌上。

他討厭別人干涉他的自由,不喜歡有人打聽他的私事,甚至臟襪子散落了一地,都抗拒有人幫忙收拾——臟不臟是他的自由,旁人無權剝奪這種自由。

可是這些道理,我一個都無法跟爸媽說清。

他們跟無數老人一樣,心急、熱情、為兒女操碎了心。

十二點的車票,他們八點鐘就能來敲房門,生怕你趕不上。家里一有點風吹草動,他們就眼巴巴地來打聽。至于臟襪子散落一地,救命,我爸看了會直接動手打人!

讓他們一塊???

光是想想,都覺得不可思議。

我是瘋了才把自己往火坑里推,頑固的父母和自我意識強大的丈夫,弱小而無助的我,哪頭敢得罪?

而事實證明,距離果然產生美。

我們隔著一碗湯的距離,一處吃飯,偶爾也一塊去玩耍,平時各過各的,彼此別提多自在了。

愛親親,愛抱抱,岳父見了女婿,依舊客客氣氣。

這叫啥,智慧?

不,這叫自知之明!

我從一開始就清楚自己的實力。我既擺不平爸媽,又擺不平我丈夫,我只能認慫,把禍根掐死在搖籃里,換得家宅平安。

可很多男人都沒有這樣的自知之明。

他們連說服老媽別吃剩菜的本領都沒有,卻妄圖讓兩個女人和諧相處、幸福美滿。天知道哪來的自信?

過分自信往往跟“紙上談兵”劃等號。真到了要緊關頭,他們又通常依賴逃避來解決問題。

要么像上文那哥們一樣,把“裝死”貫穿到底,要么就只能“和稀泥”,強迫其中一方隱忍退讓。

一次兩次或許可以。但長期隱忍退讓,誰又受得了呢?

這就好比一個煙囪,氣鼓鼓地往外冒煙,你為了凈化空氣,大手一按,把煙囪的一頭堵住了。萬事就太平了么?

不,煙只能越積越濃,直到某一個臨界值,一腔熱氣直接炸了。

這也是為什么,看起來極為雞毛蒜皮的婆媳矛盾,竟鬧得那么多家庭分崩離析的原因——沒人有這個本事,去徹底疏通煙囪。

說一千,道一萬,沒有金剛鉆,別攬瓷器活。

沒有蘇秦說六國的本領,就別試圖去挑起兩個女人的戰爭。這里邊的麻煩事,可比任何一個職場案子都難斷。

要知道,你可是一個連“老婆和媽媽一起掉水里”這種模擬題都回答不好的脆弱寶寶啊,干嘛非得作死,把自己往真槍實彈上懟?

這也是我和老梁的共識,家永遠只是夫妻倆的家,除了以下兩種情況,都不要輕易嘗試跟老人共一屋檐:

要么,經濟條件不允許,只能一起住。

要么,老人已無法獨立生活,必須跟晚輩同住。

聽起來有些冷酷,但我們終其一生,不過在尋找一條兩全之策——一個既能保護婚姻,又能保護親情的兩全之策。

盡心盡孝是道德,贍養老人是義務。

但在道德和義務之間,我們還該尋求自由和邊界。

-甘北原創-

今日薦讀